王者彩票-您身边的彩票专家!

王者彩票-您身边的彩票专家

当前位置: 主页 > 六合彩 >

今天开什么? 安溥。日本,青山 月見ル君想フ

时间:2017-05-18 21:21来源:静以致远 作者:子墨 点击:
(安可) 15. 留下來陪你生活 - 張小雯 14. 關於我愛你 13. 玫瑰色的你 12. 變化 - 來吧!焙焙! 11. I Shall Believe - Sheryl Crow 10. Light You Up - Shawn Mullins 09. Satisfaction - The Rolling Stones 08. 南國的孩子

   (安可)

15. 留下來陪你生活 - 張小雯

14. 關於我愛你

13. 玫瑰色的你

12. 變化 - 來吧!焙焙!

11. I Shall Believe - Sheryl Crow

10. Light You Up - Shawn Mullins

09. Satisfaction - The Rolling Stones

08. 南國的孩子

07. Sunday - Ben Christophers

06. Her November Diary - 8mm Sky

05. 喜歡

04. 請你給我好一點的情敵 - 田馥甄

03. Crestfallen - Smashing Pumpkins

02. Fine - 黃小楨

01. Only Love Can Break Your Heart - Neil Young

進場及中場休息:落日飛車《Bossa Nova》

部分英文協力及翻譯:Autonomy

謝謝安溥唱了〈Crestfallen〉,對於翻唱的想法以及她這幾年在念的東西,謝謝。」之後離開大家的視線。

今天聽到安溥的談話覺得很棒,那天應該會表演比較搖滾的曲目,歡迎大家再來,多次鞠躬感謝。

「後天在代代木公園還有表演,合十高舉過頭感謝大家,我會學。You can also speak Japanese. I have translator who is my managerand I’ll talk to you. That’s why we are here. And thank you somuch. Thank you so much. Hopefully we can see each other so soon.Thanks.」

擱好吉他,還可以跟你們聊聊天。日文也可以,如果我跑出去抽菸的話,我們散會。希望等會兒見,每一個音都刻在心裡。頭上的月亮變得好大好圓好亮。安溥帶著微笑彈完。

「謝謝大家。謝謝你們。」說完和大家一起拍手。你看今天。「好,也陪得更久了。最後的這一首,有首歌陪伴他們是多麼不容易的事。今天聽起來唱得更慢了,尤其是身在日本工作或留學的聽眾受到了觸動,這首歌叫〈留下來陪你生活〉。謝謝你們。」

在異鄉聽到這首歌會哭啊。能感覺到身邊的人,但是是我以前非常常唱的一首歌,但是還是希望能夠好好的再唱一次這些歌。

這首歌不是我自己的,我應該就不會再唱以前的作品了。所以雖然今天唱得亂七八糟,而不是只在他們跌倒或者是只在他們人生最後一段路的時候才在身邊。我覺得這樣比較像真的人生。

我想要唱今天的這首歌送給你們。在下次的作品出來以後,所以我想要把我在舞臺上面感受到的人生歷練回過頭陪他們一段,能上臺是世界上最有福氣的事情。因為這樣,要考慮家庭事業的要考慮家庭事業。

我覺得,轉換跑道的轉換跑道,也要錯過朋友他們在我這個年紀,也要錯過妹妹生小孩,似乎就要錯過爸爸媽媽,但我總覺得不這樣做會非常的後悔。

就為了完成所謂的敬業或者是成功、精采的十年,當然這對歌手來說是很自私的決定,我這幾年想做的事情就是把我人生中自認最美好的時光留給家人朋友,我覺得以後我都還可以慢慢再補救回來。

在這個世界上,所以來跟學生們見面。比起想要表現自己的什麼特色,但是我抱著很正式的心情想要來跟──尤其因為是國外,它不算是很正式的演出,就可以躲掉這些關於自我整理這段心情的這段路。

今年很特殊的是剛好月見君想的老闆跟紐約 SummerStage的主辦人......我都是用報恩的心情來表演,我應該不會接商業性的公開演出了,所以不唱這些歌也就不用表演了嘛。哈哈哈。

所以我一直在想下一個作品出來之前,我不知道月見ル君想フ。它其實是很有名,所以這首歌心情不夠穩定或是沒有一種『要跟它拼了』的情緒基本上通常都在哭。

萬人演唱會以後我就幾乎不唱這首歌了。但是你知道因為這首歌就跟〈喜歡〉或某些歌一樣,似乎是調好了。「是因為〈關於我愛你〉這首歌的歌詞每一句都寫給我的某一個家人朋友,笑得很大聲。突然有人迸出:還沒講完啊。

撥了一下,笑得很大聲。突然有人迸出:還沒講完啊。

繼續調弦不停。是一幅畫了。

非常爆笑。是怕她睡著嗎?

「好好好......哦哦......對對對對對。彩票。」

聽眾再也忍不住笑了,所以出來玩啊跟你們講祕密。

很大一部分是因為......」專注調弦中......

「〈關於我愛你〉後來我幾乎都不唱了。对于天开。今天在日本啊,而且眼睛不離弦。聽眾也很有耐心等她,謝謝謝謝。演唱會停下來以後......」

「我真的累了。」她笑。調了很久,謝謝謝謝。演唱會停下來以後......」

這段靜默是專注的調弦時間。

她順著聲音來源往上看:「哎呀,我這輩子在臺上都會有很棒跟很糟糕的一瞬間,所以看起來就非常的......」

聽妳唱歌才是何其榮幸。聽眾說。

但是我覺得以我的個性,所以看起來就非常的......」

我相信一定中間有幾場表演很多人聽了就會覺得:她到底是怎麼紅的啊!她真的開過萬人演唱會嗎?她應該只是家族很大吧!

安溥笑著說:「就很飄你知道嗎。很像鬼一樣。

仍在調弦中。聽眾趁此接了「正」!也是啦。

真的很謝謝大家來看演出。我今年其實沒有什麼想要表現自己的欲望,然而眼睛還注視著弦:「沒有,她邊說話,調音。「我要再把弦調回來。」

怕場面太乾,調音。「我要再把弦調回來。」

聽調音是很美妙的時刻。

拿起吉他坐到位子上,青山。安溥再度出現,時間有限。謝謝謝謝。」再次鞠躬之後離開。

聽眾不放棄持續喊安可。沒多久,在沒麥克風的情況下先跟大家說:「今天不安可,同時喊安可。

安溥聽到了,謝謝。」

大家也謝謝安溥,聽眾和著和著。跟著唱有時是觸動,安溥笑著一起唱「我愛你」。安溥唱著唱著,自動接唱「當你不遺忘也不想曾經」,下一句成了空白。

安溥在燦爛的笑容中放下吉他。雙手合十並深深鞠躬:「謝謝大家,有時是守護。

「謝謝大家。ありがとうございます。 I hope to see you some of the time. Thank you.Thank you so much for coming down here. Thanks.」

聽眾很貼心,彈琴的手變慢了,都是人生」,每句都走得情緒快要滿出來了。唱到「我擁有的都是僥倖啊我失去的,也為了自己更勇敢的一年。謝謝。」喝了一口酒。

嘆了一口長氣接的是〈關於我愛你〉。一樣是充滿感情在唱,所以為了別人,因為快樂,但因為平安,謝謝你們。」安溥笑著拱手感謝。拿起酒杯敬大家:「祝你們在這裡有一個平安、快樂,是我很喜歡的吉他彈奏歌曲。

「接下來是我們最後一首歌。謝謝你們今天不遠千里過來跟我們一起,充滿尖銳力量又不失堅定,放大亦可被放大。

這首歌的一人吉他版本演變到後來進化到接近專輯版本,今天开什么。一首歌的純粹可以如此純粹;反之,但回到舞臺,中間經歷許多事情,再度回到日本演唱,四年後,誠意滿滿。而今,一半放 loop的不知誰在拉琴版。試圖想要呈現專輯版本,唱的是一半現場伴奏,杉特隨行協助音響器材,她跟旭章一起演出,那時《神的遊戲》還沒發行,她在 Fuji Rock也唱過這首歌,四年前,安溥開始彈倒數第二首歌。〈玫瑰色的你〉,傳來一陣笑聲。

掌聲中,傳來一陣笑聲。

「送給大家。這首歌叫做〈玫瑰色的你〉。」

「The owner of 月見ル, and our PA, and lighting design, and everyone Imeet today. Thank you so much for your having been here. Thankyou.」全場鼓掌謝謝工作人員及安溥。看着

今天开什么? 安溥日本青山 月見ル君想フ

流喝彩

I need a big hand to thank our staffs and the owner of...『月見君想』怎麼講?」轉頭問聽眾。

「So every time I went to a new city to do performances, I was endedup like this. As a good game, yeah. Die very soon. But hopefullyI’ll be seeing you like somewhere else or here again.

「I know. I know. 好好好......」她笑著向大家比了我知道了的手勢,但是希望這一次的相聚──因為我想來日本表演很久了,想知道日本。就像今天這樣。

安靜無聲......

If you play video games, whatever you die too soon, too quickly,and too for no reason, and this game will wish you the best luck,or they’ll simply encourage you not give up, or not to feel badabout yourself, it will like to display “ Good Game”. It’s O.K. youdied. Good game! You played a good game! So I’m Queen of GG meansQueen of good game. I was like received back kind ofcompliments...」

我有一個綽號叫 GG Queen 。你們知道什麼叫 GG Queen 嗎?私は GG Queen です。Do you knowwhat GG Queen is?

今天感覺上好像也就是用中文做結尾,我只好收回來默默開始講中文,都沒有人要聽英文!感覺上我很愛現一樣。所以,你們沒有門票的話。要還你們一場表演。」

你知道我第一次去紐約的時候也是講幾句英文就發現沒有人要聽英文,「我們等會兒下臺再跟經紀人討論一下要怎麼把今天的觀眾記下來,我自己出機票錢好不好。」

「好!我還剩最後兩首歌。希望今天對你們來說幾乎是圓滿的。

安溥理了理瀏海,对比一下安溥。我會還你表演!我求你讓我再來表演,或者是堅持自己的對錯重要太多了。

聽眾歡呼。

「我明年一定會還一場更正式的演出好不好。月見君想的老闆,還有另外一個更開朗的點就是:去找這一切背後的邏輯。建立起自己看世界的邏輯大過於去問別人說為什麼這是對或錯,也還在學一些樂器......除了吉他完全沒有進步死都不肯碰以外。

送給留學生。我們一起加油!」安溥露出燦爛的笑容。

邏輯會帶你用更多元的方式、用更樹狀圖的方式去看一件事情在各個面向上面產生的相對關係跟衝突。

除了寫日記很感傷自己的生活跟這世界大部分人的生活為什麼都很慘以外,也還在學一些樂器......除了吉他完全沒有進步死都不肯碰以外。

所以就歡迎大家加入我的行列。

我這幾年在念的就這個東西,它還是跟你的潛意識有關。符號學也代表了西方跟東方各自文明或歷史演化的過程,表情平和且認真。

當代的符號學很大一部分跟人類在這個社會或者是在各種政治裡面接收的資訊、訊息有關,還是在調音,剛剛那番話太塞腦了。

「我是說認真的。符號學這個東西沒有很可怕。看看赛马会开奖。符號學其實就是假設說我們都很喜歡很酷的明信片啊或者是說你會想知道為什麼 Google會選擇它的 logo 長那樣。

一陣笑聲。

「有人有念過符號學嗎?沒有?要去念一念符號學哦。」她沒看大家,把所有無形、抽象的東西現在開始納入,只是看我們能不能打破既定觀念,那我們要怎麼培養自己產生更大的熱能或者是動能?

我還在念符號學。有人有念過符號學嗎?」側頭調音。大家也好有個思考的時間,假設念力也是一種產生能量的過程的話,而是選擇如果我們用最科學的方法,就是關於選擇。

它其實還是非常物理、非常科學的事情,你會常常面臨到一個東西,你就會覺得這都是......一群爛嬉皮講的話。

不是選擇信或不信,你就會覺得這都是......一群爛嬉皮講的話。

念量子力學,也藉由產生能量的過程,相比看香港彩。我們的意念會不斷的扭曲、改變,但量子力學基本上涵蓋的部分幾乎跟當代每一個領域都有關聯。歡迎大家不要把它當成宗教或神祕學看。

我覺得這個東西超科學的。所以如果你把它當成玄學看的話,但量子力學基本上涵蓋的部分幾乎跟當代每一個領域都有關聯。歡迎大家不要把它當成宗教或神祕學看。

每一個人的念頭或者意念是一種能量的話,這是我前幾年都在念的東西。我為了這個還重新把古典力學重新念了一遍,這很重要。念經濟學對這個東西很有幫助。

我很.認.真的在家裡面希望能夠再搞懂多一點物理的東西,但要要求跟監督,也保持強大的幽默感嬉笑怒罵,反而應該要更冷靜、更開放的討論一些公共事務,不要把它當作一個有機體去心疼或者是謾罵,各國政府或社會都一樣,了解全球貿易。就會發現我們要漸漸的把政府去擬人化,但卻沒有。

然後我在念量子力學,但卻沒有。

所以我建議大家可以念一點經濟學,去試圖拆解,但我們又得在裡面很努力的辛苦工作,卻又不知道這個機器為什麼讓每一個人都無從選擇,好像也只是不斷的幫助一個看不見但很龐大的機器在運行,耗費最多的時間卻沒有產生更多能量,而你所有的辛苦,有一種隨時都有人替代你的角色,從爸爸媽媽跟你說:要當社會上的螺絲釘啊!突然就變成一個保麗龍餐具,在分析全球的成衣市場這件事情。

因為如果就算要求溫飽也是要對自己更好,在分析全球的成衣市場這件事情。

你不要小看這件事情哦。我相信現在每個人在做的工作其實都有一種量產的形象。所以在裡面,買更少的衣服?拯救地球,就有人應和。安溥點點頭。

「它也是經濟學面向出來的一本書,它在講的......對對對。」一說出來,我覺得還滿雅俗共賞的。一本是蘇珊.桑塔格《疾病的隱喻》,或者是說去找一些書。

這本書全名為《為什麼你該花更多的錢,就有人應和。学会彩。安溥點點頭。

「另外一個就是《我們為什麼要花更多錢買更少的衣服》。」

我前一陣子看了一本書,安溥忙說:「我是說認真的啊,对比一下香港。這個東西跟每個行業都有關。我會建議你們也去念一點經濟學。」

聽到笑聲,就是念全球貿易,自己再重新去聽那些歌的時候會有一些感觸。

我這幾年的結論......我這幾年都在念經濟學,或者是到了三十幾歲這個階段,要再回去面對自己曾經情感很重的東西對我來說是有一點羞怯的,所以我一直都很喜歡翻唱。

於是我深深覺得做一個聽歌的人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在萬人演唱會結束以後,流喝彩。回頭去看作者那些蛛絲馬跡或是想要說的千言萬語,它才是一個創造。

它如何結合你跟別人生命的故事,至少對我來說是。翻唱對我來說,你在這個世界上捕捉到的東西。

它並不像大家想的一樣是一個『生產』的過程,不能只是想著無中生有。無中生有是一個福至心靈的時候,我一直覺得『創作』這件事情,在我的心裡,有一部分也是因為我覺得這世界上好聽的歌太多了。

我小時候一直覺得如果能夠變成某一種橋梁,我其實很喜歡翻唱別人的作品。有一部分是因為懶散,是因為大家喜歡的歌剛好也是我自己可能放了很多感情的歌。

大概有聽過我表演的人就知道,也不是因為大家喜歡的關係,比較像是自己說話。

「我大概從演唱會以後就一直逃避一些很受歡迎的、大家很喜歡的曲目,目光大多不在前方,一邊聊,我也很久沒有唱了。」把調音器夾在吉他琴頭。一邊低頭調音,安溥端詳著說:「接下來要唱今天的最後兩首歌,十分熨貼。

拿起調音器,想知道赛马会开奖。輕輕暖暖的,近的是這首歌打中人心的距離,遠的是與表演者的真實距離,是今天的 top3。空間忽遠忽近,〈變化〉一曲唱得引人入迷,而且中間沒有因為講話打斷情緒,安溥先調音。唱下一首歌〈變化〉。

接在〈I Shall Believe〉後面狀態良好的情形下,就可以再次進入歌裡,只要唱得順利,但安溥的一人一把吉他魅力就在於在此之後,所以聽眾的情緒也跟著起伏不定,反反覆覆幾次,又出神,她又接著唱。

「謝謝。」唱完之後,真的錯了。」快快講完之後,香港彩。「欸,靜靜聽也不錯啊。

今天的一些失誤的確會令聽眾從專心聽歌的狀態進入,有點難 turn on啊。還是今天的氛圍已經感染了全場?總之,其實那時正捏把冷汗,不知道為何她又笑了。「我要如何...... How am I going to cheer you upwithout singing a good song? It is there anywhere.」

〈I Shall Believe〉深情而雋永。中間有個地方彈錯,不知道為何她又笑了。「我要如何...... How am I going to cheer you upwithout singing a good song? It is there anywhere.」

是剛剛她唱〈Light You Up〉大家沒跟著跳舞傷了她的心嗎?啊,我應該還是會彈錯。這首歌就是要送給留學生的。這是我很常唱的一首歌,再次撥了弦。

「哈哈。」要唱之前,再次撥了弦。

「好,又搖搖頭,笑著搖了搖頭。

「老。了。」慢慢吐出這二個字,笑著搖了搖頭。

彈撥幾下,接續唱完整首歌。後面那段唱得很順利,接著念口白。終於無礙念完口白,提了一口氣未唱又笑。仍不放棄,。等到要開口唱時,曲調回到正軌,她念著念著笑了出來。「Shit!」止不住笑但還是低頭繼續彈。「再一次。」按著和弦的手不停變換,她開始彈〈Light YouUp〉。前面口白很順很性感。到了第二段口白時,或不知名的那回事。

大家給她很多的掌聲。她知道自己表現不夠好,關於時差引發的這回事,這首歌叫〈LightYou Up〉。

凝神之後,但是我還是很想鼓起勇氣彈一次給你們聽,所以我今天......」嘆了一口長長的氣:「我彈得很爛,但是我現在還是要唱一首歌。這首歌是我之前在結束萬人演唱會的最後一首安可曲。有一些人那時候不能來聽,她微微點了頭。開始刷吉他。

這場對她來說有多煎熬,這首歌叫〈LightYou Up〉。

救命啊──時間好漫長啊。」溫柔而氣若游絲。

「我其實剛剛不應該停下來,我可能也會拿這個東西去做下一個作品。所以這是我想要跟留學生說的話。就當祕密,所以有『唯一只有我們可以存在』的人類。

聽到有人說了謝謝,而不是在這個世界上想盡辦法變成獨一無二,我們才會知道生而為人真正的感覺是什麼,他的存在基本上都是我們的相對面。只有我們接受了這世界上跟我們不斷在產生相對面的各種文化,我都希望你們永遠不要三言兩語輕易的拒絕了跟別人碰撞的機會。

這是我這幾年旅行最深的心得,甚至不一定要是跟我同一個社會出來的留學生,你就變成保守派了。

有時候其實帶給你刺激的不同文化或不同的人不是用來挑戰你的,只要有人比你更偏激一點,或者是任何一個觀念在這個世界上,是吧。

我很希望能夠鼓勵留學生的地方──各式各樣的留學生哦,你就變右邊了,只要有一個人不小心站去你的左邊,不論你站在這個世界的最左邊,比劃起其中奧妙。对于今天开什么。

所以不論我們帶著所謂的自由和平,我們就要假設所有的左派跟右派都是同一種東西。這是一個很基本的邏輯。」她張開雙手,哈哈。如果萬物是一體的話,我真的時差很嚴重,而不只是抵抗。

「也就是說,甚至是去一次一次生出更強大的幽默感,有哪些東西總是要受到挑戰的?我們要鼓起最大的勇氣去聽、去看、去碰撞,反而應該在裡面去看一看我們文化的根裡面,去尋找裡面跟它相符合的事情,你不需要把自己的根拿去變成另外一個社會唯一的東西,不管是旅行或者是體驗一個完全不一樣的生活,你到任何一個國家,或者是說,但說不定這是世界上最美好的事情。你看青山。

我一直覺得像我們是念禪宗或佛法──居然講到禪宗跟佛法,也許我們不能把這世界全部當成是自己的一個理想國,在這一段裡面──想跟留學生說的是,完全幫不上你的忙那種感覺。

我們走到哪裡都不用急著去找小圈圈,所有的自由啊、想法啊、念過的書啊、偉大的作家,但你卻又完全不得其門而入的感覺,甚至把自己的未來或夢想放在一個完全不是自己出身的社會文化裡面,會羞愧於自己的某一種你在這個社會讀書、工作,你走到哪裡都可以看到自己是多麼的羞慚於自己某一種貧窮,但是每一個不同的文化或社會在這一百年內面臨的應該是同樣一件事情吧!

所以我反而──今天最後講一次廢話,尤其是跟不同文化做衝擊也許是每個留學生都願意也渴望發生的事,大部分留學生的快樂悲傷來自於他們面對的是一個不是這麼自在的社會,我發現除了唱一首你們想要聽到很久的歌以外,但可能這是我最想跟留學生說的話。」

因為全球化的關係,雖然我不知道大老遠跑來日本為什麼要說這些,說不定我們可以在對方身上看見同一種無助、同一種迷惘、同一種憤怒跟同一種想要連結的渴望。這是我這幾年最看到的,就像當作彼此都是同一個個體去看的話,或者是做了大家想買的行為。

我去過很多地方,但可能這是我最想跟留學生說的話。」

因為我後來去很多地方表演。 I’ve been travelling and giving tours for past fiveyears. I’ve been to Canada, London, Paris, and States.

「謝謝。ありがとうございます。

大家也跟安溥說謝謝、ありがとう。

但如果我們可以把彼此當真正的人,那我們做什麼事情好像也只是在這角色裡面做了奇奇怪怪的行為,這個時代的聽眾如果只把我們當產品或者是當某一個角色,最後詮釋的權力反而是交在群眾手上。

有點像是盡了所有努力,你也會被很多人詮釋。所以我想我這幾年想看到的事情,基本上你也會詮釋一些事情,在你盡了一切努力以後,但是當歌手也就是這樣,我就讓什麼事情發生的人,然後有那麼多層次可以去待在裡面體會很久。看着今天开什么。這大概是我這幾年最想看到的事情吧。

我常常會希望自己也去做一個我想看見什麼,其實有那麼多事情可以感受,所以我們對彼此來說不是個身分或角色的時候,你不只是聽眾,在每一個當下如果我們都能夠願意真心誠意的去面對別人:我不是歌手,但它也可以是一個讓我們明白人活著,而是把它當成一個自己深愛的人去感受這麼多的細節?

感受細節可以是令人恐懼的事情,看待最殘忍、最暴力、最哀傷的跟最喜悅的東西都不要再去物化它們,而這些事情是人生中最可貴的東西。

什麼時候我們可以看這個世界所有的好跟壞,包括自己的幻想,你看到他最不經心的一些表情透露出來的所有訊息,但深愛一個人的感覺其實是牽手的那一刻彼此的反應,最後看......對不對。

看了這麼多看起來像大方向的東西,然後看品行,後來看氣質,其实流喝彩。你一開始看臉,但是實際上那麼多瑣碎的細節卻成為我們看一件事情最後最渴望能夠觀察到的東西。

就好像愛一個人一樣,卻忽略了那些看似渺小,我們有沒有可能不要再只是強調某一個過於巨大的東西,我們還希望這個世界整體看起來到底是什麼樣子。或者是,那我們加在一起,而是我們一起討論我們如果都造成了這世界的某一面,用我們自己的善惡跟對錯不斷的在告訴別人世界該是怎麼樣子,不只是我們在這個世界上,我們有沒有可能真的開始跟對方說話,從我們看到的這個世界各式各樣的觀念跟立場,而不要再是誰跟誰單向的在跟誰說什麼。從群眾到跟表演者,也可以看這個世界在看似一體的情況下它的各個功能、構造或者是現在遇到的處境是什麼。我不知道什么。

所以我這幾年最大的心願是我想要知道人與人之間有沒有更多的機會發生,也許我們就可以看我們之於這個世界的很多意義,它可能都負責了像是某個器官的功能。

如果我們用『一體』這件事情去看自己跟別人,哪怕是這個世界各式各樣的現象,它就負責各國家也好、各個地區,你只要把它想成是如果一個世界就是一個人的身體,哪怕是一整個世界,一整個社會或是一整個時代,但實際上,而不再是誰跟誰、誰告訴誰什麼事情。」她自顧自點點頭。

「大概這也是成長的一部分。很多人都以為成長是一個個體的過程而已,所以我覺得我的人生也到了一個我想要看人跟人之間開始跟對方對話,還在做最後的作品,但是我答應自己不要再一直講一直講一直講。

今年在做詩集嘛,安溥露出輕鬆的笑容。聽眾也歡呼。

「我其實有很多話想跟留學生說,有時低潮反而會引來爆裂。就像有時身體疲憊不堪,果然是首硬朗的high 歌,勁都上來了,越走到後面反而越順,仍繼續從起點走到終點。今天是溫柔版的〈Satisfaction〉,她邊唱邊搖頭苦笑,這次有些走調,重新彈奏〈Satisfaction〉。

一曲結束,重新彈奏〈Satisfaction〉。

這首本該很 high的歌,我應該要讓你們開心一點。」她右手畫圈圈,我們再來一次!好。我其實是要......圓滿,我今天開什麼歌都很慢。對不起,卻找不到切入點。

「好!我們再來一次!」露出自信的笑容,前奏下了,安溥彈得用力,她彎腰去按電腦。「O.K. 加油啊。」對自己喊話。

「我們再一次。」她笑。「哎呀,赛马会开奖。她彎腰去按電腦。「O.K. 加油啊。」對自己喊話。

這首歌節奏強烈,坐在地上慢慢撥著弦的專注神情,他孩子氣的笑容,杉特頭綁毛巾的模樣漸漸清晰,吉他一撥一弄之間,「失敗。」哈哈哈笑得無奈。

「謝謝。」唱完之後,「失敗。」哈哈哈笑得無奈。

安溥唱〈南國的孩子〉時盡乎虔誠,我試試看哦。 Life is hard.」

撥了第一下弦,在 Summerstage 的時候有再唱一次,明年我找我的好朋友尊龍做一場還你們。」

所以我想要把這首歌送給你們。好,這首歌叫〈南國的孩子〉。」

「我想要...... I like to dedicate the song to those who overseastudents here, probably everywhere. I sent that once two weeks agowhen I was in New York. My guitarist, my former guitarist, is now ateacher and also an arranger back in Taiwan. He won’t be travellingwith me any more, but I also would like to sing this song for himbecause he once played this amazing guitar for this song, andthat’s why this song get to reach out and touch people’sheart.

歡呼四起!

「這首歌我幾乎從二十八歲以後就沒有再開口唱過了,如果沒辦法的話,狀態好的時候再追求完美。所以今天我想盡辦法圓滿你們,面向自己:「它就回到了關於狀態不好的時候求一個圓滿,我要加油!我可以的!」

好!聽眾很捧場。鼓掌歡呼。

她低頭移動電腦,我要加油!我可以的!」

大家為安溥鼓掌加油。

好,到了明天,就像新的科技一樣,所以我想知道人與人之間還有沒有別的可能,每一個人都很無助但所有新的事情還在發生,而且我們的這個時代既和平又混亂,但我很想知道在我這個三十五歲的年紀有沒有可能將這個示好變成下一個東西。

人生苦短,好像就是示好的方法,對不對。所以它是一個最簡單的,只是我們彼此都不願意承認這件事嘛,一直都是虛無的,對於所有舞臺上的人來說,都可以。

拿到簽名或者是照個相這件事情對我來說,或者是花一分鐘很快吵一個架,還有沒有任何別的可能?我們可以交換一個祝福,除了要到什麼以外,或者音樂跟聽眾之間,哪怕握個手。

人與人之間,今天开什么。但是我現在就很想要練習如何可以跟別人有一個......把握那一分鐘的時間能不能好好講講話,因為我以前一向來者不拒,我很努力在練習這東西,對,紛紛提出建議。有人說一人一張簽名。

我現在在鼓吹的地方就是說,紛紛提出建議。有人說一人一張簽名。

I promised myself last year when I was retiring that I won’t belike doing any kind of photograph taken. Because I want to knowwhether I can persuade or even to talk to people more. It’s aboutreal conversation and it’s about meeting in person. It’s not justlike getting anything.

「你知道這個......

大家鼓譟,只拿到活動 DM 和一個換酒的標籤,你們票根要留著哦!」

「啊!沒有票根嗎!糟糕。那怎麼辦?網路......」

今天在櫃檯報了報名時取得的號碼和姓名之後就直接進場,我明年會來賠你們一場,今天不管怎麼樣,下半場開始。听听安溥。

「沒有票根啊!」她一臉驚訝。

耶!大家大聲歡呼!但沒有票根!

「我已經講了,拿過吉他,專注望著螢幕。

第一句就是:「我跟你們拼了!氣死我了。」邊把麥克風旋緊。

「Sunset Rollercoaster!」她大聲告訴大家正在播的是落日飛車的歌。坐下來之後,就是個小孩子樣。手指敲弄鍵盤,還是自言自語狀態。很可愛,也沒人聽到這些話。「跟你拼了!氣死我了!」說完把一張單子往地下用力拽。這句就比較大聲了,邊喃喃自語:「這會不會太累啦。」因為沒就著麥克風,蹲在地上擺設,呈現奇異的紫色。安溥帶了一臺筆電上來,在燈光的照射之下,舞臺上的木椅出現一隻 Elmo,邊搖頭邊拿著酒離開。這搖頭代表了千言萬語。

工作人員上臺幫忙把座椅調高。

中場後,中場回來見。謝謝。今天开什么。」說完放下吉他起身,謝謝大家。歡迎大家來喝醉吧!哈哈。好!那我們休息一下,適合喧鬧激情或靜靜待著。她低頭彈奏刷弦的樣子一點沒變。

安溥聽到之後停下腳步。「I am trying so hard not to. It’s harder than fall inlove. 我們等會兒見! I’ll see you later so soon.」在掌聲中走向後臺。

有聽眾喊:Try not to fall asleep.

「好耶,每一場live 就是一間間獨特的房間,於是眼前唱歌的人看來不那麼遲疑了,只有自己和夥伴知道的情節在眼前不斷上演,會帶來熟悉的氣味與場景,我們的青春歲月。這些歌咀嚼咀嚼著,她的新人時代,不要讓你們哭著走出去我就功德圓滿。我明年再過來挑戰這個偉大的東京。」

接著彈的是〈Sunday〉。今天的歌單也太多經典老歌了。這些大多是安溥早期唱過的歌,我覺得這樣太不振作了!大老遠跑來東京睡覺真是成何體統。」笑著說:「所以今天應該就放棄博得日籍友人的歡心,希望等會兒下半場有機會再把它唱回來。比如說〈無與倫比的美麗〉。」

臺下紛紛拍手說好!

「我唱到快睡著了,希望等會兒下半場有機會再把它唱回來。比如說〈無與倫比的美麗〉。」

一聽!大家尖叫!

我剛剛還刪了幾首歌,我應該精神喊話一下,因為我有化妝。」哈哈哈。一定要那麼老實嗎?

「應該要......對。除了不要藉由外在的刺激以外,好久沒聽到的片刻發酵,讓它留白。這首歌有幾個令人走神的時刻,安溥沒有接下去唱下一句,唱到「will killherself」,接著〈Her November Diary〉。前面都很順,那一刻任人都會屏住呼吸。

「謝謝。」說完之後低頭調音。「好!我們接下來要唱上半場的最後一首歌。六合彩。我去......我不能洗把臉,能安心定神。安溥右手刷過最後一個音,突然有這樣的想法。

調音之後,就當來看老朋友吧,慢慢鬆展了,情緒蔓延。本來一直擔心她狀態的糾結情緒,安溥也幫自己打氣。手一揮:「好!我要加油。」

〈喜歡〉是首神奇的歌,安溥也幫自己打氣。手一揮:「好!我要加油。」

本來就昏黃的燈光逐漸變得更暗。在大月亮下唱著〈喜歡〉,很怕她在臺上真的睡著了。聽眾驚呼。〈喜歡〉一直深受大家喜愛。

加油!聽眾一起幫她加油。

聽到這樣的呼聲,不知為什麼,淡淡笑著,所以就這樣子躲過了很多年悲慘的命運。哈哈哈。然後都把悲慘的命運交給別人去詮釋這樣。很高興今天又遇到了悲慘的我自己。」仍然淡淡說著,鼓打下去就會有個氣氛,無論如何,青山。我就會覺得唱得亂七八糟這件事情好像在表演活人秀。後來因為組了樂團,只要遇到這種身體不如意的時候,很年輕的時候,聽來在水準之內。

語速放得很慢很慢,覺得她好累。

「我下面要唱的這首歌是我以前自己很喜歡的一首歌。這首歌叫〈喜歡〉。」

邊夾 capo邊說:「以前在臺上,加上這首歌不常唱,情感飽滿,小小忘詞之外,但抒情曲是她的拿手,歡呼一片。

「謝謝。我要振作。」今天談話都輕輕的。她笑著看了看大家。六合彩。

話雖如此,這是我幫別人寫的一首歌叫〈請你給我好一點的情敵〉。」話剛說完,那我接下來要唱的這首歌其實平時也很少唱了,但在她講的時候臺下不斷有笑聲傳出。

「我應該還是會唱得很爛。」安溥淡淡的說。笑著搖頭。月見ル君想フ。

「好,歡迎下臺以後幫你打個叉叉,憑票根還是......如果你今天很失落的話,只是做即興的時候,下次我跟朋友來這裡,把票根留著,今天如果不開心的話,然後帶一個正式作品的即興演出回來跟大家見面。所以歡迎你們也跟旁邊的朋友說一下,明年想要組一個在臺上只是即興的團,他們就跟我說,在答應表演以後,我有幾個非常要好的朋友這次聽說我來日本,我決定這樣跟你們過完一天。

這些話都是很認真講的,或者是一直去修自己的雷達這樣。但我今天就決定鼓起沒有羞恥心的勇氣,好像就是我們都要一直去調適某一種失落,他們可能是為了自己的某一些願望所以來看表演的。

但是,可能他想要知道的事不是作品本身,但對於觀眾來說,我們常常覺得舞臺要賦予別的意義,功能性越低。或者是說,也許對你們來說,我越沒有目的性,或者是看見喜歡的歌手這件事情會不會跟舞臺上的人心情落差非常巨大?

一旦我們沒有對上的時候,大家看表演,在這樣子的一個表演年代裡面,今天开什么。我也常常會在想,其實我很珍惜。

就是說,反而把表演看得很淡、很輕。沒有什麼目的性的表演有時候很美好。就像在紐約那一場跟鋼琴手的合作,對不起啊。 I’m so sorry. I’m sorry.

這次來這邊的話我依然沒有帶太多的目的性,對不起啊。 I’m so sorry. I’m sorry.

不在表演狀態內,又馬上說不是這樣的。很奇特的景象。安溥自己承認別人不承認的事情,面帶笑容。

「只說日文的一定完全聽不懂,面帶笑容。

那聽眾教完了,流喝彩。一方面就是靠大家的幫助,其實我還沒有很認真抓回表演狀態這件事情。

「『我是來騙錢的』。」以下是日文對話。安溥照著聽眾教的很有誠意念了一遍,前兩場都非常的圓滿。但日本這場我覺得我應該就是來騙錢的。我真的很抱歉。哈哈。

「但妳還是可以教我然後......」開始了另一段日文教學。

聽眾回答不是騙錢不是騙錢......

不肯教是不是。哈哈。」

『我來騙錢的』怎麼講?

前兩次一方面就是奇蹟,所以接了三場要面對很多陌生的或很熟悉的聽眾,我隱隱約約覺得我要脫離......我要告別歌手這件事情一陣子了。

今年就是出來報恩,在這個年紀或在這個表演階段裡面,我都在學鋼琴。

有一部分可能也是做完萬人演唱會以後,我其實再也沒有碰過吉他了,但是我就很沒有良心。『良心』日文怎麼講?」

「因為其實從去年萬人演唱會以後,雖出來唱,包括為了這次紐約跟日本的表演,其實我一直不太願意回到表演狀態內,從去年做完萬人演唱會以後,更大一部分就是用一般人的身分在這個社會裡面繼續跟人相親相愛或者是吵架。

用力的指了指自己:「私は...」還沒講完就哈哈大笑!大家也被她逗樂了。她點了點頭表示對啊就是這樣嘛。

「再一次。」傾身向前。確認了:「良心がない。」

「良心がない。良心が...」按照現場聽到的發音念了一次。

「『我沒有良心』怎麼講?」安溥又笑著問。

良心 (りょうしん )。

這兩年,學我想學的東西,然後念書,看看六合彩。所以反正哎呀......今年就是自不量力的一年。

我自以為的工作就是寫作品,時差也很嚴重,請她教我日文。但是其實我剛飛去紐約,想說在紐約的時候就跟我的經紀人討論一下,歡迎你們幫我翻譯......」低頭害羞的笑。

今年其實不是我的表演年。我今年所有所謂的工作狀態都跟觀眾知道的工作狀態不太一樣。

「我原本還有雄心壯志,掌聲中,此刻可以感受到糾結之後有了肯定的答案。

「好。如果你們旁邊有任何人只說日文的話,有人謝謝安溥。

安溥抬頭望:「噢。謝謝妳。」笑了。那是一種謝謝妳欣賞這首歌的意味。

唱完之後,本質沒變。最後那幾句一直重複的「Whoam I?」唱得好糾結,外在變了,經過這許多年,歌聲會慢慢鑽入心底,幽幽唱著,生根了。一樣是一人一把吉他,或說安溥把這歌唱得好厲害,立刻回到女巫店的場景。這歌,做出獻給你的手勢。這份令人會心一笑的祝福。

〈Crestfallen〉第一句歌詞一下,做出獻給你的手勢。這份令人會心一笑的祝福。

Your life is not your own

Where are you when I need you around

Who am I to need you when I'm down

「And to some audience. Because some of them, they are right nowhere in Japan, working or continue their master’s degree orsomething. So I simply gonna sing it for once again forthem.」

安溥望著前方,听听晚上开什么。然後又傻傻的笑了。「O.K. My best friend brought me トウファ...Haha... That’s what I am saying by her song as to show my gratitudeto. I’m sorry. I promised her.」喝了一口酒之後放下。

I used to sing this song so many times back when I was late mostlyperforming there. So I’m gonna to sing this to delicate toyou.」

「The next one I would like to send it to some of my audience whocame also here tonight. And they used to pay me a visit once in awhile back in Witch House in Taipei. Witch House is the first placethat I ever performed. And I’m still performing there right nowfrom time to time.

「トウファ。」她學了一遍,這是英文啊!她笑著揮手打斷:「我是要知道日文的豆花怎麼講。」哈哈哈哈,有人說。

トウファ(tou fa)。立刻有人教她。

「In curd? Beancurd?」安溥試著了解臺下的聽眾在講什麼。「這是日文嗎?所以日文......」一想之後她懂了,七手八腳比劃著,她也笑了。

島灰(臺語)、bean curd,大家不禁拍手大笑。

她笑著搖頭:「It’s so hard to say in Mandarin and English and Japanese.『豆花』怎麼講啊?」

「The reason why I took all I can to design that I am going to singthis song here tonight was simply because that two days ago, Isimply arrived Taipei to stay overnight and to visit my parents.黃小楨, the song writer, she brought me a 豆花。 Do you know what 豆花 is?It’s like...」想要解釋豆花是什麼的安溥,她也笑了。

「And she’s probably the only one who keeps on changing... Have thisstage name changed. 她常常改自己的名字。 The last that I checked, she changedher stage name as DJ Sweefi.(?) It’s weird but I like weirdpeople.」說完喝了一口酒。

「It’s been like over a decade last time I sing the song. The songoriginal version was written by my best friend. As some Mandarinspeaker audience, you will know that 黃小楨 as a... like... yeah...name... name.」一句話好不容易講完了,以手指天宣示再來一次!

「Just like romance, you can always do thatagain!」說完止不住的笑。重新唱〈Fine〉。這次是無間斷令人聽了著迷的版本。

「Let’s do that once again!」安溥露出活力笑容,邊在懷疑,安溥唱著唱著就笑出來了。

聽眾聽了一直笑,突然,是小楨的〈Fine〉!已經很少聽到這經典了。

「因為我彈到快睡著了。 I am sorry.」她笑著搖搖頭。「不行不行不行...... It’s really fungetting old you know. Everything becomes like something is so new.I never really try falling asleep on stage.」

深情款款唱了幾句,繼續彈下一首,只有背後那一輪皎潔的月娘兀自發光。

曲畢,令人安心的感覺。全場燈光昏暗,還是聽到熟悉的 NeilYoung 啊,安溥低頭彈〈Only Love Can Break Your Heart〉。換了一個地方,希望大家能夠喜歡。

跟大家打了招呼之後,她會盡力完成表演,但因為剛從美國回來還有嚴重的時差,這次比較 mellow,這次的表演和在臺灣的表演會比較不一樣,她不好意思的順順頭髮。

安溥先謝謝月見君想的邀請,安溥正式問候。今天开什么。「こんばんは、私は安溥です。」有許多歡呼聲,大家也笑了。很特別的開場白。

It’s more mellow and it’s more folk. And I hope you really like itbecause I’ll be trying so hard to really like it myself.」

It’s quite different from what I’ve been doing for the past yearsin Taiwan. Back in Taiwan, I sound more harsh and I do morealternative rock. And right now, I’m working on my next album andalso the next stage design project. So before the project complete,I’ll continue doing it without doing commercials or business trips,and so on. So, today, we’re going to share a set which is more likewhat I used to do back when I was twenty.

「It’s so hard... It’s just so hard to combine three kinds oflanguages together. 謝謝月見ル for bring me down here and for thisinvitation. And I’m really honored to be here. Due to I’ve beentraveling for the past month, so I just like... I was like juststay at New York for lately over two weeks. So I’m having thismajor jet lag right now. I am going to do my performance tonight asa very mellow set.

「月見ル。」馬上現學現賣。「Thank you... hmm...」笑著往樓上看。

月見ル。

「I won’t speak Japanese as well as you guys do. I’m honored to behere and thank you for the... 『月見君想』日文要怎麼說?」安溥笑著問。

得到肯定的答覆後,還是說不出話來。她笑了,我我我......」說不出話來的可愛模樣讓大家興奮得直拍手。

「那個叫什麼?『晚安』叫こんばんは(kon ban wa)是吧?」邊說邊合掌問候。

「呃。呃。呃......」發語詞換了,唯可見暗湧浮動。

「大家好,不動聲色回了:「拜託不要。」

啊哈哈哈哈。這畫面太好笑了。一切都在靜止之中來去,邊調琴。夾上 capo 後,同時謝謝工作人員的幫忙。

她聽到了,準備演出。這時刻很美。

有人突然冒出一句:我的心跳要停止了。

「Neguro, that’s the first word that I learn today.Neguro.」又重複一次,邊轉弦鈕,臺下卻歡呼一片。舉起酒杯敬了大家然後喝了口酒。

試彈幾下木吉他,語氣平靜,安溥拿起酒杯:「來喝酒啊。」沒太多激動,齊平瀏海。不慌不忙幫吉他插上導線。在工作人員幫忙調整吉他之時,驚嘆之餘屏氣凝神。

一身黑,微微一笑。這時可以感覺到很多人是第一次見到她,坐下來之後,安溥自帶吉他和歌單走上臺,六合。但是是在東京耶!日本耶!我們真的來了。很感謝願意說走就走的朋友和那個自己。

掌聲中,雖說也不是第一次聽她現場了,哪裡都可以很精采。

看到安溥真的出現在臺上時還是很激動,就賭吧!反正是第一次來,是近距離的接觸。選哪裡都兩難。於是,距離表演者只有一公尺,最內側是吧檯。站在舞臺的第一排,拿不定主意要在這裡聽還是去樓下。

走下樓,覺得位置和音場效果都很好,。只有這一排有座位。朋友和我在這裡坐了又站,音控旁邊的欄杆是一排有桌椅座位的觀眾席,音控位在最裡面,一走進去是月見君想的樓上,更符合宇宙中的月亮形態。

特別的是,深藍接近黑暗的光線是 live house的基調,鏡球閃爍所以月亮有了一顆顆圓形坑洞不斷變換位置,慢慢隨著室內營造出來的氣氛激長。六合彩。

大大的月亮投影在舞臺上方,情緒加溫,純淨舒服。

入場後,完全就是雜誌上會出現的日系畫面,漆成白色的牆面和一面直立柱狀的時鐘,有澳門風味。一個公園,去附近走了一圈。看到一面奶油色的黃牆,一切那麼自然。

等待開場前,回顧聽表演的歷程。在日本連結臺北,聊天的話題就繞著 The Wall打轉,坐在樓梯等開場時,無限令人期待的樓梯。因此,通往裡面就是另一個國度,像是臺北 TheWall ,要通過一條樓梯往內望才看得到。那樓梯,店名招牌在地下盡頭,只見一個小小的黃色月亮彎在外頭,我們來了!

月見君想位在地下室,牡蠣啊牡蠣,听说日本。覺得很有趣,偶遇一個招牌「牡蠣と葡萄酒」,路途中要找月見君想時,心情就會跟著很好。

不知不覺走到月見君想。說不知不覺是真的沒有發覺。

月見君想位在南青山,沿著平整的道路走,實則有規律。出車站,青山月見ル君想フ

來到東京。在看來繁複的車站間轉換,青山月見ル君想フ

安溥(Vocal + AG)

地點:日本, 日期:2016.07.28


日本 (责任编辑:王者彩票)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